校庆动态
五十载春华秋实——关于《杭外五十年》
[ 浏览次数:2564 发布时间:2014-09-23 10:14:52]

编者按:今年暑假,我校丛方妮、林意、满月、邵安晴、叶红园、章玥、王雨飞、张欣瑜、钟婧华等9位同学自发发起了一项“寻访校友”活动。她们自行策划组织了一系列校友访谈(约稿)活动,并将活动成果结集成书,以实际行动为杭外50周年校庆献礼。

杭外五十年。

封面上清爽地写着这五个字。淡淡的年轮,一圈一圈,从19642014,绕过五十年的岁月。中间一抹厚重的墨黑,为未来留下一些沉甸甸的哲思。

书有近三百页,拿在手里也许还有一点沉,是杭外五十年积淀的重量和厚度。

这是纪言杂志社近两个多月来的成果。

两个多月前,因为即将到来的五十周年校庆,我们很想为母校做点什么。大家商量后,决定寻访校友,并把采访稿编成一本书。看似简单的想法,实行起来却是不容易的,但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在学校的支持下,我们通过各届校友联络人,在他们的推荐下联系上了部分校友。然后,我们纪言杂志社的九个成员,分赴杭州、上海、北京、深圳等地,面对面地采访校友,也获得了一些校友的约稿。当然,我们也遇到过困难,有校友一直无法取得联系,有校友因为工作或其他原因,婉拒了我们的采访,等等。由于时间紧张,我们所采访的校友并没有涵盖各届,这个遗憾希望留到以后慢慢弥补。

就这样,我们采访到了六十余位不同的杭外人,看到了不同年代的杭外和杭外精神、杭外人的梦想和青春、杭外人眼中的杭外、杭外人的人生,最终整理出五十篇文章。每一个杭外人都是不一样的,个性鲜明,但谈到杭外给他们留下的影响都是很大的,在杭外的记忆于他们都是很美好的。我们想,作为一所学校,每一个学生都对母校有这样深的感情确实很值得骄傲。

五十载春华秋实。透过这本书,我们看到的是厚重的杭外,绚烂了五十年的杭外。

谨以此书献给亲爱的杭州外国语学校。

(纪言杂志社 章玥 报道)

附校友访谈节选

1969 高克明——

“那个时候的杭外,校园跟现在的很不一样。”现在我们的校园很大,而那时的校园是“公园化的,几幢楼之间都有绿色的林荫道,我们从中学部走到小学部都不会晒太阳。校园不大,但感觉很好。”“当年的校舍还在,就是现在文二路上。我们小学部呢,就是顺着中学部教学楼后面那条林荫道,走到里面有个二层楼,一楼是教室,二楼是宿舍。”“人一生中,有许多个母校,但是我自己心里面的母校就是杭外。”“我好像,没有离开过杭外!我现在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或者说生活态度,很可能就是那几年的杭外生活给我打下的底子。”“过去,当然现在也是经常要填表格嘛,要填‘家庭出身’,像工人、农民等等;如果将来也要填‘学习出身’,我就会填‘杭外’,这个身份一直伴随着我。”

1990 郑海湧——

84年是杭外第一年全省招生,而学长便是来自于宁波。小学毕业来到杭外,过住校生活,外地生经常是一个学期都回不了家的,生活全靠自己打理。尤其是冬天的时候,那时条件艰苦,学校没有热水,洗衣服、洗澡都是冷水。洗衣服时两手冻得通红,但还是咬咬牙把衣服洗了;洗冷水澡时,男生在浴室里的吼叫声,在文二路上都能听得到。很多同学在给家里写信时都掉了眼泪。这和我们现在每个星期都回家的住校生活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但住校生活有苦也有乐。他们有幸碰到了他们第一届班主任徐定祖老师。他认真负责,把学生都当自己的孩子一般照看,至今同学们都没有忘记。学长还说第一学期国庆节放假,好多同学都回家了。他和高飞学长两人决定去西湖边走一走,结果越走越远,竟然绕着西湖走了一圈。当时“囊中羞涩“,买了一张地图后只剩下两毛钱,每人要省下9分钱到平海路坐9路公交车回校。剩下的1分钱只能在路边的茶水摊上买上一杯茶水解解渴。回到学校天已黑了,也过了晚饭的点,只能靠饼干充饥。但艰苦的生活使得同学间的感情都特别深厚。

1996 陈俊杰——

“我们那时候很小么,我记得我们外地生第一天到校报到以后,我就跟我们同寝室的同学两个人去了西湖边。买鞋子,买跑鞋......然后呢,正好有场电影,于是就在那里看电影了。结果弄到天黑了才回来。我们班主任李燕老师在门口都哭了:‘到哪去了?’找不到我们把她给急哭了。那时候李老师很年轻,才比我们大不了很多。”

“还有,那时候外地生所有的零花钱也都归李老师管,每周出去玩,买东西还要申请登记。李老师不是长得挺小巧么,然后有次我奶奶来看我,她说:‘你怎么把钱交给同学啦?’”学长说到这里,也忍俊不禁。“那时候的生活特别令人怀念。”

1996 陈敏——

    一次,沈老师在演算一道难题时,渐入佳境,手足挥扬,他原本是要轩昂地踱到放出狐疑目光的数学课代表身前来震慑的,没想到遗忘了他已走到了台阶的悬崖边上。突然强烈感受到了高低的落差,说时迟那时快,好个沈老师,情急之中身乱心不乱,在脚下降低的同时上身盎然挺立。为了消除势能的减少他机智地以动能来弥补,加快速度向前冲去,在万分之一秒的同时他意识到如果以这个速度冲向课代表的话,代表将会被包裹并横移并贴至墙角成为钟表,于是,出于对学生的爱护,沈老师毅然困难地扭转方向,改短距离斜走为长距离斜走,跋涉30多步,斜着冲向了门外,在如此漫长而短暂的过程中保持斜走的潇洒身形固然难,然而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沈老师居然在这过程中没有停止其娓娓动人的讲课,从开始斜走到即将斜出门的那一刹那,沈老师从容地讲完了7条深奥的不用证明的数学公理。在我们为刚才惊险的一幕发出由衷的感叹时,沈老师一边拍着粉笔灰一边从门外若无其事地飘进来了。

1999 王帆——

说及阮晓黎老师,这是他遇到的第一次数学老师当班主任的经历。他说:“有一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全班都在晚自习,然而阮老师还没有吃晚饭。我挺喜欢这个老师,还挺心疼她的。后来晚自习课间的时候,我就去买了蛋糕和饮料拿给阮老师吃。这件事情后来我都忘记掉了。然后在大二大三时的班级聚会上,阮老师还说起来这件事情,她说:‘一年级的时候有这么一件事,你们猜猜是谁干得啊?’……”

他再也没有忘记过这件事,这件只是出于那个时候对老师的喜爱所做的小事。岁月很轻,很快地游走过每个人的时间轴,却也很重,很慢地在每个人心里刻下了一些什么。她已从一名年轻老师变成了学生家长,他已从她的学生已变为她的朋友。

他说:“师生关系再好就不过如此吧。”

他提到教英语的肖云老师:“每一天上课她的耳环都是不重样的,很有欧美范儿。”

他提到教理科的吴锋刃、沈启正老师:“他们的教学方法让我到现在印象都很深。”

他提到教语文的屠美玲老师:“她在我们作文后的那个评语,那手漂亮的字我到现在还记得。”

杭外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群老师才如此地与众不同。他说杭外人从来不会去拼了命地削尖脑袋为了获得什么,水到渠成中,一切就定下来了。

每个人进杭外的时候都是一张白纸,无非是学姐学长的气质、老师的气质、课程的气质和学校的气质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每个人。他很感激杭外,感谢她给了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在合适的年龄做了该做的事。

2000 杨舟——

对于杭外教学模式,学长的评价是“在常规教学之外,有很多活动例如英语节、社团活动来拓宽学生的视野,同时也有很好的素质教育的传统。这些潜移默化的教育,让我们以后无论是在大学、研究生院还是走上社会后劲会比较足。”

在当时很多学校还没有信息课的时候,杭外很早就开始进行了计算机教学,当时是王文斐老师带的竞赛队,而石润婷学姐也是参加了信息竞赛,后进入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拥有全美第一所计算机学院)。“好像计算机和其他也都不一样,计算机完全就是大家感兴趣,自己在机房里互相切磋,解那些有意思的题目。当年去省里比赛,杭外同学的成绩也是相当优异的。”相比起其他学校的高考应试教育,杭外同学高中并没有整天愁眉苦脸,而是积极参与各项活动。

“历史、政治老师也很有辩证性的思维,课本上的知识为了考试肯定是要教好,但在知识之外,课上老师还会教会大家全面地去看待一件事。所以我觉得说素质教育,杭外是非常好的。”

2002 张以弛——

“我决计没有说我的个人经历应该被模仿。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孩子的教育是能生搬硬套给另外一个孩子的。我并不以我的过去为豪。我不知道我读中学那会儿,有没有家长把我视为洪水猛兽,严令孩子不要和我交朋友的,按常理推想是有的吧。幸运的是,老师没把我当洪水猛兽,同学没把我当洪水猛兽。这除了归功于杭外,我不知道应该归功给谁。”

 


杭州外国语学校版权所有 201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