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动态

劳动令人幸福和快乐——记初一年级学农活动报道

4月28日,跟随着春天的脚步,我校初一年级的同学来到位于良渚的金穗生态农业园,开展了一天的学农活动。

不少同学是初次来到乡村田园,内心难免有点激动。本次学农的任务主要有采茶、清理大棚菜地、清理露天菜地,还有一项对于同学们来说有点小挑战的任务——自己动手做饭。虽然在做饭过程中手忙脚乱,但因为是自己亲手烹饪的,同学们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经过一天的辛勤劳作,能够让同学们更加懂得劳动使人快乐,劳动令人幸福。

以下为各班活动感想:

初一(1)班:

人间五月天

也许五月,就是适合劳作的月份吧五月,是雷雨的来临,是南雁的回归,是桃杏满山头,更是农民耕耘挥汗如雨的时节。蛙鸣虫叫,鱼跃雀散,孟春的旷野早已是喧声鼎沸。充斥着盎然春意的五月,总是如此祥和。五月的乡村,潮湿的空气中只荡漾着青草与茶叶的芳香。春风吹拂,田野里茶林泛起幽绿的潮浪。乡村的田园风光,宛如一幅画卷徐徐展现在人们的眼前。田园茶林里,看得见人们背着竹篓,网袋,正缓缓的搜寻着上好茶叶。一帘春欲暮,茶烟细杨落花风。

田园里水沟纵横交错,也只见的人们在清理菜园。让人不觉联想到“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亦或是“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之句。

记得以前看过一部书,里面的主人公与身为军人的父亲发生了争执:为什么要在卧牛岭埋下伏击?难道你不知道这里世世代代生活着那些老百姓吗?为了你的利益?为了你在大帅面前的身份地位?为了全城的百姓敬仰你?你错了,父亲。这场仗,我劝你不要打。你真的不关心民情。那些朴实真纯的百姓,宁愿自己喝草根汤,也要给我们陌生人谷糠汤,尽地主之谊。哼,自古兵匪一家,说的果真没错啊。” 农民给我们的印象就是朴实,几千年来,我们的粮食来源得益于农民。在封建社会的历史长河中,农民不知受到了多少打压,甚至被视为低级的人,所以,不得已,才会有了农民起义,工农运动,然而至今还有这种歧视。   

也许五月,是适合学习劳动精神的吧。学习的不仅仅是采摘茶叶,清理田园,更是应该感受农民的辛酸,体会农民的纯真质朴,无华却不失本色。劳作过才知道饥饿,饿了才知道东西好吃。我又想到了那主人公的话。为什么农民和谷糠汤都是一种追求?农民永远是最辛劳的,然而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别人剥削,一件小小的事物都足以让他们满足。人,还是需要尝过苦,方能懂得甜为何味。学农的意义,在于会苦。

阿农,你是人间五月天。

章晨露

学农

一个热情似火的天儿,我来到乡间,跟随着一群朝夕相处的小伙伴们,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田园生活。

云暖采茶来岭北,月明沽酒过溪南。

 

我们的第一项任务是富有浓浓文化气息的采茶。看到一大片绿油油的茶树,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一杯杯清茶,冒着氤氲的热气,几片茶叶在杯中沉浮。多么美的意境啊,我不禁沉醉其中。

然而,一进茶园,我的一颗诗心都被毁了茶园中虫声一片,蜘蛛们在此布下天罗地网,游蛉们在此嬉戏,我犹如置身于虫笼之中。

我一脸厌恶地绕开那些在空中狂舞的虫们,小心翼翼地踩着疏松的泥土,走到茶园中央。开始采茶了,我仔细地搜索着珍贵的“两叶一芯”,并时刻注意使自己不受到虫子的滋扰。

渐渐热起来了,但是茶园中却吹起了阵阵凉风。50分钟的采茶时间匆匆过去。我们的小竹篓里也渐渐装满了茶叶,茶香弥漫在我们的周围。看着太阳缓缓升起,快升到头顶了,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采完了茶叶,我们来到一块空旷的露天菜地,冒着被阳光晒黑的风险,清理了起来。嘿嘿,论粗活儿,我们班可不是盖的。转眼间一大片美丽的油菜花田被我们强劲的破坏力糟践得不成样子。既然是做肥料的,我们也就不顾美观了,霎时间就把杂草什么的堆了一两米高。虽然挺累的,也出了不少汗,但是期中考试的压力得到了发泄,我们都挺爽。

接下来是清理大棚,流程与清理菜地差不多,反正又出了一身臭汗。我们干完活后,都虚弱地蹲坐在地上喘气。肚子咕咕叫。好在学校英明,早料到了这一劫,就在这时为我们提供了野炊的器具与食材。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我们虽无岳飞的残忍,却也豪气干云,端着碗打劫食物。袅袅炊烟缭绕于身旁,把本已被晒黑的脸颊更笼上一层阴影。野炊的食材渐渐见底,一锅一锅的食物烧熟了。休息过后,踏上了归程。

这次学农,使我体会到了劳动人民的艰辛和不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只能出现在诗句中。我们城里人所向往的“田园生活”,也许只不过是美好的憧憬罢了。

孙晨舒

初一(2)班:

偶拾

清茶,绿草,田中的庄稼,原始的气息迎面而来。在这农庄随意一走,便觉这里是生命的源头吧。小花,小草,小虫,不断的活力迸发出来。我只是稍稍注视了一会,恍惚间都有了坐下好好赏景的想法。

劳动这两个字的分量不重不轻,但尝试用手去轻轻触碰,指尖就吃痛地缩回。我可以说,劳动对我来说绝不是什么享受,甚至可以来说是折磨。但对于这个学农似乎又有些不同,有点像心怀期待一般。

或许是刚考试过,心情怎么都有些压抑吧。面向这开放的田野,对我来说何尝又不是一种放松呢。有这么一些的心理准备,于是便来到了这田庄。简短的任务介绍,采茶,锄草。这一些看上去似乎都还挺轻松的,这么安慰道自己,便慢吞吞地跟着指导老师去到了茶园。

茶树看上去像是前不久刚刚修剪,切断的横截面看上去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虽然说马上就会被太阳晒干了。枝间时不时有不知名的飞虫在拍打着翅膀,现在的天气似乎对它们来说恰好不过。我游神时,老师讲了一下采茶的基本标准,“两叶一芯”。

清明过后,便是晚茶。虽然说是晚茶,但这茶叶似乎也太晚了。枝叶都已经发散开来,两叶一芯之中所谓的两叶,一片叶子是包着芯的,大叶子却是距离甚远。为了寻找符合标准的茶叶,很多人都被这个两叶一芯弄得不知如何下手。似乎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行。

不知是谁又说了一句,一叶一芯也可以,大家才继续采了下去。我说是不爱劳动,毕竟家里长辈也有专门采茶的,去专门做了准备工作的我自以为这或许会很有用。但实践起来却无比头疼,仅仅是以长辈们的建议来操作,对我来说有点困难。手脚不麻利的我,真的可以用笨拙这个词来形容了。又不想贴上笨蛋的标签,我只得继续逞强下去。

阳光晒得我睁不开眼,只是仅仅以我现在的量还不足说什么出汗。枝头尖上那小小的一撮绿,也晃得有点让我虚实不分,唯恐自己手直愣愣地伸过去,抓的一把全部都是带点锯齿边的树叶。我讨厌茶树的叶子,的颜色显得这么柔和,绿色,或带点黄,或带点红,不像有攻击性,叶子的轮廓外边却是锯齿形状的。一点也不伤人,却又像在高昂着头威胁着什么。

我并不讨厌茶树。当微热的风卷走枝头叶片,山上的野茶树就会开出指甲盖大小的,泛着嫩黄的白色圆点。其实茶树都会开花,只不过我更偏爱野茶树。他们生于山野之中,带着一股原汁原味的野劲,蛮横地生长,只要没人来阻碍,便会长得很高,枝叶肆意地伸展开来。像是不会枯萎的,只是站立于此。

我看着那远得不着边际的茶园,被修剪过的茶树整整齐齐地成堆站着。只是,整齐得让人不太自然,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

我咂了咂嘴,把那偶然拾起的又放了下来。

王怡乐

 

驻在味蕾里的春天

再见,考试!

再见,校园!

再见,往日的时光!

撸起袖子唱起歌,我们要去田野里劳动走进农场,只见茶树,龙井,西子般清丽翠秀、只可远观的青衣女子,从历史殆尽的生疏感中款款走来。

当我们不喜欢喝茶,没见过采茶,反而只会指点长辈饮茶的爱好,唱着《采茶小姑娘》最真实的生活时,突然出现一片茶树遍布的山坡任你思绪飞扬,那真是世上最最奇怪的感觉。那些茶树在暴晒的阳光下失去了诗意,在泛滥的想象中淡化了容颜,最终,它们带着别样的闲情雅致懒洋洋地卧在我们面前,等着看我们这群堪称什么都不会的“低能儿”忙忙碌碌,兜转出别样的火花。

“记住——要摘两叶一”虽然农场老师格外正经话语早已被我们调侃成了“两弹一星”,但为了那飘浮在远方的那虚幻的“‘两弹一星’奖章”即是比拼四个班采茶的质与量所有人都宛如游鱼般奋不顾身地跃进了一片又一片绿色间褐色的缝隙之中。

没有服装,没有道具,没有台词,即是只有满目的茶树与两三竹篓,我们也早已自然地把自己代入了角色之中。犹记得我们对男生齐变“茶花女”的笑声,茶花,茶花,茶与花,虽暮春花谢,可最美的花永远都迎头笑着春风。那些并不修长,并不麻利,并不勤快的手指宛若花瓣在绿色间时隐时现,指尖留下温暖的芬芳,仿佛春日最好的礼物,在最后的时光里赠予我们。

 

葡萄藤下,转眼午后的阳光斜。味觉的触动像浪花般一朵朵溅起继而绽放,最后又重重地摔下看着简陋的灶台,当我们终于开始意识到窘迫之时,老师们无奈而又潇洒地挺身决定救场。

我们是幸运的。星星之火似乎也特别眷顾我们的灶台,以燎原的姿态支撑起了整个午饭的时光。加肉,加菜,加饺子年糕,足量的食材搭配上酱油、盐、醋组成了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模样。但生活又是不饶人的。十三年短短岁月走一遭并没有慷慨地将父母掌勺的一点点天赋与经验带到自己头上,反而在这开阔的田埂上四处闲荡。所以在一幅炊烟袅袅美好图景中,你无须仔细辨认就可以看到,一大群“流民”一个个端着饭碗,挥舞着筷子,颇有艺术感地在藤架下无所事事地打发时间,不时还偷偷瞅上炉灶和烧饭者一眼,仿佛在细数自己将要补过的愧疚。

并排蹲在田埂上,向着所剩无几的春光大声说一声“再见”。只有诗人才爱一遍遍说着“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情话,留下我们这群单纯爱着春天的孩子,在暮春惶惶然想留下春的记忆。确实,这个时节,天上已经看不见风筝飞了,这个季节,只适合把笑容彻底留给田野,然后在记忆里放声歌唱。

整整七锅丰盛的午餐已过,饺子的鲜美却还回味无穷。春日的劳作里,我们确乎尝遍了老师压箱底的手艺,也尝鲜了自己第一次掌勺的陌生。饭会更香吗?说实话,当你确确实实吃过之后,你可能会听到四十个不同的答案。但有一点——我唯一确定的一点,若是这时再饮上留存于指尖的那一杯清茶,那春天,怕是已经永远留在了味蕾里。

朱晏

初一(3)班:

茶树叶

今日,登上皋亭山山顶,放眼望去,杭州城的面貌尽展现在眼前。随着凉风吹拂,思绪飘浮到同样轻松的那一天。

人生的第一次学农,降临在期中考试结束的后一天。只记得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良渚的农田里,在车上没有安静地欣赏窗外的风景,却和同伴们聊得热火朝天。蓝色的天倒映在田边的水沟里,些许杂草浮在水中,我们便沿着这些水,踩着石路来到了农场。

劳作任务有两项:拔草、采茶。当我流着汗还在感叹春天杂草之多时,疯狂的采茶已悄然开始。两叶一,起初不知这简简单单的四字要求里蕴含着之后无比的疲惫,只是觉得要求不高。不出所料,这项休闲的活动在三分钟内便变成了比赛。与四班的比试拉开了帷幕。拼命采摘的我在狭长的一排排茶树空隙之间,眼神盲目地望向四处想把茶的嫩芯子装进竹篓里。十分钟后,我已经非常熟练了。当手指触碰到选中的茶叶时,眼已经机械地望向下一处,翠绿的茶树在我眼里仿佛成了我的敌人,我的手一直在掐掉属于它的东西,而这茶树之间的走道与手中的筐变成了无限的迷茫,永远走不到尽头,筐子里,也永远填不满嫩绿的茶叶。

真正清醒过来,是采茶采累的时候了。有一段时间里我怎么都找不到符合标准的茶叶,于是才有机会歇息下来,才有机会仔细看一看这片茶树海。这群茶树并不多,但放眼望去总让人感觉绿意茫茫,心旷神怡。一棵一棵矮小的茶树聚在一起,很是壮观。茶树的叶子是深绿的,但在阳光的照射下浮现出浅浅的绿与黄色,大大的叶瓣上脉纹清晰。这片茶树和我见过的茶树是不一样的它们的叶子要比一般的大。不知道是因为今年春天天气比较热造成的,还是因为这树本身就与众不同。树顶上的叶子长得大而绿,但树的两侧叶子也长得很密而又厚实,它们在我膝盖边随风舞蹈着。杭州最著名的就是龙井茶了,但,这片农田里的却不是吧。这些茶树叶子比较大,可能炒出来并不香,可是,它们生长的渴望却是一般细细长长的好茶难比的。

太阳光洒在了大大的茶树叶上,也洒到了今日爬山的游行道上,只是,光肯定不一样了。越到高处,发现自己的影子被重力拖着,越来越长,但这个黑影一直跟随在我的脚后。看见杭城新老建筑的交杂,不由想到了那天的茶树叶,大大的,犹如承载着许多的经历。茶,不一定要是著名的,在某一个地方产的才是好的。

虞佳丽

是自然,是淳朴

六点,寝室亮灯前半小时我就醒来了。映入眼帘的是从窗帘缝隙中撒入的零碎阳光——又是一个好天气。第一次学农,真是让我期待。

坐在大巴上,望着玻璃窗外的远山青黛。淡淡的阳光蜿蜒流泻,从窗棂转到椅背。车上的同学们笑着,玩着游戏打发时光。终于到了农庄。

一下车,入眼的就是无边无际的菜畦,水田。空气清新,路边一人高的油菜花丛中依稀有什么不知名的鸟儿窜动。这一切,对于一直生活在都市中心的我而言是那么陌生,也那么新奇。

许多书中都会描写乡下人进城时的惊讶与举手投足间的紧张、小心翼翼与不适应。然而,此刻的我,在这片农田中又有什么不同呢?虽说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点,却同样面对着一个全新的环境,准备着适应,内心的紧张兴奋应该也是相同的吧?

 

 

下车第一个任务便是清理油菜大棚把地面上的一切植株全部清空。

我们一改平时在教室读书时的安静,化身收割机。前方是成片半人高的碧绿油菜,而后面,则是褐色土地上方一堆堆带根的凌乱油菜梗,混着杂草,在阳光下散出清新的香气。

这并不是全部内容,采茶才是今天的重点。

或许是电视剧看多了的缘故,我一直以为采茶是一件轻松美妙的工作。阳光下,满山的墨绿中有两个采茶女,山歌悠扬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

采茶,采的并不是茶树普通的叶子,而是“两叶一芯”。所谓“两叶一芯”,就是指枝头的一个芽与包在外面的两片叶子。这分明靠的就是眼力!我在一簇簇墨绿的茶树中徘徊,努力想在每一茎褐色的枝干上找到所谓的“两叶一芯”。

开始时很痛苦,一片片靓丽的叶子反射着强烈的太阳光,明晃晃一片,刺得我眼睛生疼。不过,仅十分钟,我就适应了这一机械的程序。于是,我的手在茶树顶端飞速移动起来,手里很快就攥满了合格的茶叶。

采茶并不像拔油菜,并不需要戴手套。我感受着每一枝嫩茎在指尖崩裂的快感,茶香在空气中微微翕动,弥漫开。采着采着我们就唱起了歌虽然歌声并不像山歌那样悠扬,却总算有了那一番意境。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干活还可以这么快乐,这么投入。

那些在田地上、山野中干活的人们。顶着炽热的阳光,埋头耕耘眼前的土壤。一双草鞋,一顶草帽,造就了一个完全投入劳动的灵魂。

刚开始劳动时会有痛苦,会有迷茫,甚至有时是被动的。然而最终还是适应了,在一片密密的墨绿海洋中找到了那一颗芽芯投入了,感受油菜在阳光下散出的清新,在淡淡的茶香中唱起歌终于感受到了它带来的快乐。

再看那些农人,一亩田是世界,一个秋天的收获便是一生。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是自然,是淳朴,是岁月静好。

姚越

初一4

杭外四月人倍忙——记初中第一次学农

杭城素来是没什么“春”或“秋”的,冬天刚过一阵子,初夏的燥热就席卷了小和山畔。这种燥热使人蠢蠢欲动,尤其是对于我们这样一群即将去农场撒欢的熊孩子来说。姗姗来迟的学农对我们就像一种别样的期待,特别是想到全杭外的学长学姐们都还挣扎在考试中,这种期待就愈发令人享受了。

一个小时欢声笑语的车程在我们的聊天中显得格外短暂,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肥沃的田地和各种各样轻晃在凉风中的蔬菜,空气中还弥漫着属于泥土的独特清香,那种清香仿佛也是泥土一般朴素的颜色。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乡村带给我们更多的是质朴和纯真的感觉

第一项任务听起来是易如反掌的:清理大棚和菜地。老师再三叮嘱要把所有开花的油菜都连根拔掉,大家听了都显得不以为然。但走进大棚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把刚才的不以为然忘到了九霄云外满眼都是肆意的充满野性的金黄,哪有一棵油菜是不开花的?不过,尽管工程浩大,我们还是“任劳任怨”地干了起来。不得不说,四溢的乡土气息仿佛激发了我们内心的狂野,即便是最文静的同学也疯狂地拔着油菜,直拔得大棚里泥沙飞扬,蚊虫狂舞。巨大的大棚里一下子就堆满了收割过的油菜梗儿,满地的杂草蔫答答地趴在地上,被无数只鞋子踩得蒙上了一层灰。然而,就连可怜的杂草们也无法幸免老师一声令下,早已变成泥娃娃的我们又如狼似虎地朝满地的杂草扑去,又是一阵尘土翩飞,土地仿佛被翻了个面似的,居住在地底下的小虫纷纷跑出来逃命。

有了在大棚拔油菜的经验,当我们被遣送到露天菜地去拔时,就愈发毫不客气了不知道这算是返璞归真还是退化成了野蛮人,初一4)班的熊孩子们前仆后继地扑向菜地,闷着头一气向前冲,连根拽起油菜便满地乱甩,害得后面跟着的同学满嘴是泥,叫苦连天。不过我们的战斗力也确实惊人,经过的地方无处不被夷为平地,只剩下满地的油菜梗儿可怜巴巴地躺着,成为踩踏事件的受害者。等到把拔下的油菜梗儿堆成一堆时——哈!简直都结实得可以让十几个人站在上面了!

 

 

而第二项任务采茶可不比拔油菜容易,这是个细心的活儿。刚才拔油菜的疯子们顷刻间又成了心灵手巧的采茶者,我们背起竹篓,融入了那一片茶色,那一片茶香。翠叶怀抱着淡青的嫩芽,一个个微小的“两叶一心”的目标在扶疏的枝叶中几乎难以发觉,仿佛和我们在玩着捉迷藏。班主任林老师催着我们赶紧采,我们笑称林老师“站着说话不腰疼”,给疲累的劳动添了几分乐趣,最后在我们的调侃之下林老师也加入了采茶的行列。茶叶的芯子是娇嫩的,嫩绿中带着鹅黄,仿佛掐得出水。茶独有的馥郁气息轻柔地游走于每个人的鼻尖,那香气仿佛也是梦幻般的淡青色。我偷偷摘了一片茶叶细细嚼着,第一口是满嘴的苦涩,第二口就是萦绕在唇齿间久久散不去的醇香,混杂着茶叶的清凉。这仿佛就像我们学农一样,再苦,再累,也终究是令我们难忘的,令我们快乐的。

 

晌午过后,我们分到了午饭的食材,开始在田里做年糕。对于要么吃着食堂饭菜要么吃着父母做的饭的我们来说,这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还闹出了不少笑话。虽说浓烟能把人熏得泪流满面,虽说做饭让我们手忙脚乱,虽说做出来的年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味,可是大家还是各自捧着碗吃得津津有味。年糕的香味混着柴火气息飘向碧绿的菜畦,一上午的疲惫,仿佛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有的同学席地而坐,在一片枯黄的干草上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阵阵的笑声穿过树林,回荡在广袤的田野上。

蓝天下,土地上,大棚里,葡萄架旁,我们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抛开课本,抛开考试,抛开成绩单,圆一个属于乡村,属于田野的纯朴的梦。

李沐芷

学农之欢乐颂

4月28日,我们去学农。本以为是下乡种田的悠闲田园风,结果却是一场辛劳却也很欢乐的旅途。

到达农场,一眼望不尽的土地让我们惊叹,盛大的阳光铺天盖地地落下,耀得我们睁不开眼。戴上帽子背上包,我们即将上路。走在漫长的田垄上,我们说说笑笑。绿油油的植物和说不上名来的花草,在我们眼中蔓延开来,自有一番生机和活力。

当我们来到大棚时,大家都惊呆了满满一大片的油菜花,竟要我们拔干净!这在我看来,实在是个艰难无比的任务,但是我们接过手套,还是义无反顾地走向了那片油菜花海。一开始,油菜花只是及腰的高度,我们走过时顺手拔个几株,并不算什么难事;正当我窃喜之时,还响起几声惊呼:“天啊,这花怎么这么高!”随着我们渐渐深入花海,油菜花的高度竟高得直至我们的肩部。每当我用劲拔下一株,那花粉纷纷扬扬地铺面而来,几乎迷得我连眼都睁不开。

虽说有着种种困难,但大家的决心依旧很大,话不多说就开始拔起来。大棚里只有零碎的几声喊叫,剩下的只有同学们静默地、奋力地拔着油菜花。一株、两株、三株……越来越多的油菜花被拔倒,同学的热情就像是忽然被点燃了似的,原本有些生疏的动作逐渐变得熟练,原先常常拔断了茎,现在是一把必定连根拔起;原先还怕被别人“误伤”,离得太近被别人随手扔下的油菜花打中,现在左手一把右手一把油菜花,再小跑着前进,将一大束油菜花给堆一起,再折返去拔地上的小草,一连串动作流畅到完全没有停顿。

 

大家默契地分工合作,有人拔菜有人拔草,还有人负责运输:他们常常是抱着一大堆被连根拔起的植物,大声喊着:“再放一点上来,没事我拿得动,还有没有人要运(油菜花和草)了?”直到植物堆到双手快捧不下,多到连脸都几乎看不见了,然后再一步步艰难地向前走去,通过窄木桥放到田垄上搁着。大家惊讶于他们如此敬业的同时,也默默继续“工作”累了,就鼓励鼓励自己:“快拔完了,加油!”手套破了,只是看一眼发绿的指尖,几乎丝毫不在意似的,接着蹲下来拔草,倦了,就听听别人的“痛苦”:“我刚刚被糊了一脸草,土的味道还有点腥……”然后想想,觉得自己没吃土还算幸运,于是更加鼓起劲奋勇拔草,刚想站起来把草扔到草堆上,就被前面的人劈头盖脸地蒙了一脸油菜花……其实,土还有点甜。

短短几十分钟内,壮观的油菜花海被我们夷为平地,原先繁茂的土地,此刻一片荒芜,简直就是寸草不生。林老师也不忘夸奖大家:“我们拔得比三班干净!”大家擦着满头的大汗和花粉,在抱怨衣服彻底被毁了的同时,也欢庆着拔菜任务的顺利完成。原先我觉得难以完成的任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很快便完成了,这便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吧。

不论如何,拔油菜花虽只是这次学农的一部分,但真是精彩纷呈,每个人早就抛下了平日里的形象,好好地感受了一把当农民的感觉。我相信这样的经历会成为每个人心里美好的回忆,毕竟大家一起劳作,一起流汗和欢呼的日子,是多么让人难忘和珍惜啊。晴空万里,香气芬芳,阳光挥洒了满地,我们的回忆,大概也被它镀上了一层金色吧。

倪筱玥



杭州外国语学校版权所有 2013-2014